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精神文明建设 > “80后药监楷模”樊松远

“80后药监楷模”樊松远

来源:药监局  日期:2012-09-18  人气:16

    豫东郸城县,因“老子炼丹”而闻名,现有人口110多万,其中90%以上是农业人口。这样一个经济欠发达的人口大县,如何保障广大群众饮食用药安全?樊松远,这个基层食品药品监管战线上的普通一兵,以对群众高度负责的精神,任劳任怨履行职责,勤勤恳恳忘我工作,依法行政抓好监管,用他的实际行动交出了让群众满意的答卷。

  樊松远2009年、2010年、2011年连续3年被评为周口市局、郸城县局“药品稽查工作先进个人”;今年7月,被评为2010~2012年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管系统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今年5月初,他被确诊患有结肠恶性肿瘤,8月3日凌晨不幸去世,年仅28岁。他的事迹感动着所有熟悉他的人们,在“全国十大药监之星”河南省候选人的网络投票中,他以70949票高居榜首,被誉为“80后药监楷模”。

  踏着樊松远的足迹,循着他成长的历程,我们在认真寻觅一个答案:当代青年信仰、责任与奉献的楷模是怎样炼成的?

  不断奋进的冲锋舟

  在妻子心中,樊松远是个爱学习,求上进的人:“就是看电视,他也要叮嘱我,不能光看,要用心多学点东西。”

  2005年7月,刚从河南中医学院中药学专业毕业的樊松远进入河南百年康鑫药业有限公司工作。一进厂,他就被安排到车间当操作工。大半年过后,一起进厂的大学生大多因待遇差、工作累离厂了,樊松远却没走,依旧踏踏实实工作,不管什么苦活累活都毫无怨言。

  2006年,樊松远被调到厂化验室工作。化验室主任王丽对这个从不抱怨、不讲吃穿、就爱看书的年轻人印象特别深:“上夜班时,在别人打瞌睡的时候,他在做液相实验。”短短一个月里,他牢牢掌握了几十个品种检测操作技术。

  2006年12月,通过考试的樊松远被河南省郸城县食品药品监管局录用,成为一名基层公务员。7个月后,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时刻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践行着党旗下的誓言。

  对于刚进入食品药品监管系统的樊松远来说,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尽快进入角色。他像一块干涸的海绵,尽情吸收着各种知识的养分。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一年时间,他就成了郸城县局药品稽查工作中不可多得的青年骨干。

  去年,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管系统开展技术大比武,周口市局要求每个县局都要出一套模拟试题。因为樊松远业务过硬,熟悉法律法规和具体案例,郸城县局副局长周桂荣把这项工作交给了他。他满口答应:“没问题,我加班干。”很快,他出色地完成了这项本不属于自己工作职责内的任务。

  樊松远是郸城县局年轻人的良师益友。他从不“藏私”,对同事的需要总是倾囊相助,把自己珍藏的各类书籍、读书笔记、执法心得,毫不保留地给同事分享。在他帮助下,吕舒、贾旭、王丽,先后成长为郸城县局独当一面的业务骨干。

  有一段时间,樊松远下班一回家就打开电脑做题。妻子一问,才知道他在公务员培训网学习。当时,他的分数是郸城县局最高分,对此他并不满足:“我们系统最高分都390多分了,我得抓紧学习才能赶上。”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樊松远本着古人的教诲,抓紧一切机会学习,利用点滴时间学习。几年下来,中药专业出身的他,成了计算机、法律、药品管理方面的通才。工作之余,他还获得了经济管理专业的本科学历。他就像一艘不断加油、提速的冲锋舟,永远保持奋进的状态,在知识的海洋里探索遨游。

  信念与责任的守望者

  “2007年8月30日,星期四。全天上班,学习文件,分发报纸。学习辽源市稽查局局长吴艳的事迹,使我深受感动,我会把她当成我的榜样,忠于职守,尽职尽责,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

  ——摘自樊松远的工作日志

  古人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在执法工作中,樊松远很好地体现了大丈夫的本色。

  基层食品药品监管执法难度大,情况复杂。樊松远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就是“不说气话,不做软事”。 

  2009年夏天,樊松远和同事在秋渠乡查处某诊所从无证单位购进药品案时,当事人悄悄把一沓钱塞给他,被他当场严辞拒绝。当事人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对他又推又骂,扬言要砍去他一条腿。

  樊松远却一点没有冲动,而是苦口婆心地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最后,当事人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依法接受了处理。

  回单位的路上,同事问樊松远当时怕不怕,他淡淡一笑:“怕啥!这种情况不处罚,咱们以后就不要再去检查了。”

  2010年8月,郸城县局稽查队接到有人在农村贩卖假药的举报。由于药贩异常狡猾,稽查人员两次下乡查处都无功而返。有同事提出,药贩可能听到了风声,这段时间不干了,可以先放放再查。

  樊松远说:“这个假药价格高、利润大,不法分子前期的宣传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现在正是他们牟取暴利的时候,肯定不会不干。如果我们这时候放松警惕,正给了药贩骗取百姓血汗钱的机会。咱们今天下午再去查,蹲上几天几夜,一定要把不法分子绳之以法。”大家被樊松远打动了,在乡下蹲守了一天一夜,终于人赃并获。

樊松远出身农家,对群众怀有深厚的感情。他常说:“药店经营者也不容易,我们应该真心帮助他们,要让他们既懂经营又懂法律。只要为他们搞好服务,他们就会以心换心,对我们坦诚相待。”

  每当有药店经营者对新政策、新规定理解不透时,樊松远总是不厌其烦地耐心讲解,发现某个药店有好的生意经,他也会向其他药店介绍。

  樊松远创造性地提出了“零距离服务”的理念,在他的手机里,存着全县所有药店负责人的手机号码,每当有新政策出台,他总是第一时间把重点内容编辑成短信,通知药店,并注明“收到后请回复”,如果谁没有回复,他会逐一电话询问。

  郸城县医药公司经理薛丙军说:“樊松远总是从政策法规的角度对我们给予指导,帮我们取得更好的业绩。”

  青春的旋律是奉献

  “2007年8月24日,星期五。正常上班收发文件报纸,值守电话,不知不觉,又到星期五了,我有点想家了,不知道为什么?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不知道是不是一到周末就想家?”

  ——摘自樊松远的工作日志

  樊松远的办公室在局办公楼的一层,他的桌子上放着厚厚一摞被翻得卷了边的书籍,墙上贴着一张已经有些发黄的纸,详细列出了填写报表的注意事项。

  “除了要从事高强度的日常工作外,类似写文书、做表格、报总结这样的工作,没有樊松远不参与的。”郸城县局局长付新岩说。

  每年年底,是稽查工作最繁忙的时候。樊松远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单位,最后一个离开,晚上到家胡乱喝几口稀饭,然后便继续整理材料。妻子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劝他多休息一会,他说:“现在工作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局里人手少,我又这么年轻,应该多分担一些。”

  付新岩刚到郸城工作的时候,有一件事让他印象十分深刻:天黑了,空荡荡的县局院子里停着一辆摩托车,一位年轻的妇女抱着一个婴儿,默默地守候着。一问,原来是樊松远的妻子来接他下班。时间长了,他注意到,樊松远办公室的灯总是最后一个熄灭,他的摩托车也总是最后一个离开。

  6年里,樊松远坚守着自己的职责,无论三九严寒还是三伏酷暑,他的努力、勤奋始终如一。他累计下乡1200余天,现场检查6000余家次,办理案件1300余件,抽验药品600余批,整理案件文书1000余套,上传药品稽查平台信息1000余份,各类报表、总结更是不计其数。

  每次下班回家,樊松远都随身携带着移动硬盘,不是回来加班,就是学习,实在忙不过来时,妻子就成了助手。

  郸城县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刘春梅保留着一沓照片:“这是我们在销毁过期药品时候,松远给我们拍的。”工作中,樊松远扛着相机,跑前跑后,留照取证,而他自己却绝少出现在镜头里。他去世后,同事、家人寻找他近年的照片,却只找到3张,一张是和同事在工作中的合影,一张是去西柏坡学习时的留影,还有一张是他工作中的背影。

  业余时间里,同事们招呼樊松远去打牌、唱歌放松一下,他总是以忙工作为由推掉,时间一长,大家以为他是没有业余爱好的工作狂。一次,妻子陪他回母校。在运动场上,他做了几个漂亮的投篮动作,妻子才知道,原来他曾经是篮球、乒乓球的好手。

  稍有闲暇,樊松远不是去地里侍弄庄稼,就是帮岳父岳母干家务。他不止一次愧疚地对妻子说:“你跟着我受苦了,有时间一定陪你逛街,买两件衣服。”但实际上,他陪妻子逛街的次数寥寥可数。

  为了工作,孩子刚满8个月时,樊松远就把孩子送回禹州老家,由父母照看。他每年只能利用过年的时间回去探望一次,而且来去匆匆。禹州有众多旅游景点,但他从没带妻子去过。

  母亲来看他时说:“儿啊,人家在外面工作,一年回家两三趟,可你一年为啥只回家一趟?”

  他说:“我也想回去看看您,但是工作太忙了,身不由己啊!”

  同事问他想不想孩子,他说:“怎么不想啊!”一次,他实在忍不住对孩子的思念,一手摸着照片上孩子的脸,一手拿着电话给另一端的孩子唱歌。

  樊松远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事情多,但他从来没请过假;老父亲重病体弱,需要照顾,但他从来没有向领导提过调整岗位、提高待遇的要求。

  生命之绝唱

  今年5月的一天,正在工作的樊松远突然感觉到腹部剧痛。

  “当时他脸色发黄,头上直冒汗,却还说自己没事。”一同在稽查大队工作的付天华谈起这事几度哽咽,“他太不知道爱惜自己了!”其实,他在此3个月前就有一些症状了,但他忍着没说,实在难受了,就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写东西,从来没耽误过工作。

  妻子担心他,让他去医院检查,他总是说:“又不是什么大毛病,给我买两片消炎药、止疼片吃吃就好了,现在局里忙,再等等吧,等稍微轻松点再去。”就这样“等等、再等等”,直到疼痛难忍、疑似阑尾炎发作的时候,他才第一次去医院接受检查。

  躺在病床上,樊松远说:“我这一病,单位其他同事不知道要忙成什么样子,等我好了,得把工作尽快赶回来,千万不能因为我拉了局里工作的后腿。”

  对两鬓斑白的母亲,他满怀愧疚,他曾对来看望他的亲人说:“等我病好了,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妈接到身边,好好伺候她老人家,让她享享福。”

  接受化疗期间,樊松远的孩子回到了他身边,他终于不用摸着孩子的照片用电话和孩子说话了。但是,由于他腹内放置了大量的放射性粒子,面对着渴望父爱、哭着闹着要爸爸抱的孩子,他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樊松远病倒后,郸城县局、周口市局的广大干部职工纷纷献出爱心,募集6万余元,尽力帮助这个努力、坚毅的年轻生命,让他坚定战胜病魔的信心,早日康复。 

  然而,病魔无情,吞噬了樊松远年轻的生命。 8月3日凌晨,他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还有很多心愿未了:秋天到了,庄稼熟了,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力,还要去收玉米;家里的新房子刚盖好,还等着他装修;他还没来得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还要为妻子遮风避雨,还要让孩子依靠着他长大;他还想再和稽查队的兄弟姐妹们一起,为他热爱的食品药品监管事业贡献力量……

  时隔一个月,郸城县局的同志们提起樊松远,仍然无不潸然泪下,妻子至今不敢回到他们共同的家,3岁的孩子以为爸爸只是睡着了,醒来时还会起来陪他玩耍,岳母瘦了20多斤,流着泪“埋怨”他,“谁让你对我这么好,要不我也不想你!”

    这就是樊松远,一个依法办事的执法者,一个热情如火的服务者,一个清正廉洁的监管者,一个任劳任怨的敬业者。他很普通、很平凡,又很纯粹,他心若水晶,情似烈火,他在食品药品稽查岗位上,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下一篇: 殡葬改革倡议书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主办:周口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豫ICP备13016948号-1   豫公网安备 41160002130020